站点搜索:
当前位置:部门首页 〉心理健康
【转】《寻梦环游记》| Remember you:所以你还在
 
来源:学工处  发布时间:2017-12-07 11:20  阅读次数:153



《寻梦环游记》(《Coco》)结束的时候,影院里仍是一片寂静。我们都没有起身离开,不是在等待彩蛋,更像是在平复尚未从热泪中回转的心情。

梦想、音乐、亲情、爱情、梦幻世界……这些元素足以《Coco》成为一部叫座的动画电影,而真正让它成为年末一颗重磅催泪弹的,却是一个我们很少在荧幕上看到的主题——死亡。我从未想过死亡如何被描述成这样一件泪中有笑的事,分明是“亡灵节”,墨西哥的大街小巷却充斥着明快鲜亮的色彩和热烈欢腾的音乐。难道我们没有如“亡灵节”般纪念逝者的节日吗?可我们的清明节是“行人欲断魂”,是“人心自愁思”——死亡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太过沉重的话题,我们不愿谈及死亡,更不要说真正的“死亡教育”。从孩童时期开始,好像从来没有人教过我们如何面对死亡。


我们曾如何面对从未有人教过我们如何面对的死亡:

我们从什么时候开始面对“死亡”呢?可能是家长遗憾地告诉我们,老人走了,再也不会回来了;也有可能,是失去了那只陪伴已久的小狗或小猫……那和学会写“死”这个字不一样,和每集《名侦探柯南》里被害人各种各样的死法不一样,和看到丑丑的怪兽终于被超人打倒不一样,甚至和在报纸上读到一起不幸的车祸也不一样——面对死亡,是清楚地感觉到和自己有着联结的某个生命消失了,再也不会回来了。

而对于孩童时期的我们而言,接受死亡的必然性、普遍性和不可逆性则要更迟。我们用尽各种方法去拒绝承认这些关于死亡的真相。存在主义心理学中提到,孩子在最初知道死亡之后,就开始否认死亡。我们举起一面盾牌——将死亡认知成可恢复的、更为熟悉的状态——死去是不省人事,是睡眠,是暂停,但不是“终止”这样一种抽象未知而令人恐惧的概念。

另一面盾牌是把死亡拟人化:研究者发现,绝大部分五到九岁的儿童会在一段时期将死亡人格化——骷髅、阴影、手持镰刀的幽灵、全身雪白的妖怪……它们绝大多数阴森可怖,可是却让孩子拥有一个防御性的信念:死亡是外在的力量或人物所带来的。既然是外在的,那就是可以防备的——正如我们常在恐惧时迅速把自己裹进被子,好像一床棉被,就可以阻隔外界藏匿于黑暗中一切可怖的怪物。这使得我们不必去面对让我们更加焦虑的现实:死亡并非来自外在,一切生命从开始之初,就携带着生命终止的种子。

同时,如果死亡就是骷髅和妖怪——“只要它想,就可以让人死掉”,这样的拟人化过程也就暗示了另一面:这种过程是可以被阻挡的,如果我们取悦它、恳求它,它也许就不再想让人死;或者,如果一个全能的拯救者或守护者出现,它就会被拖延、被阻挡、被击败。

对于孩童,成人往往对死亡教育这件事保持沉默,抱持的是某种理所当然的逻辑:不知道的事就不会伤害人。可是对真相的沉默并不会消除死亡给孩子们带来的困扰,于是,儿时的我们只好用孩子特有的方式去应对,试图用一些非现实的幻想摆脱对全然未知的焦虑感和永远不会回来的绝望感。

Coco》则似乎对死亡教育做了一次最温馨的尝试。既然没有人见过逝者的世界,死亡为什么一定是空无所托之物呢?它为什么不能是欢乐的、丰富的、井然有序的呢?亡灵们在每年一度的节日踏着花瓣重返人间,在亲人的歌舞中漫游团聚——所以亡灵节当然是举国欢庆的节日啊,何来的肃杀和阴冷?我相信,当影片末尾的《Remember Me》响起,孩子们流下的泪水中,有欣慰、有感动、有不舍,但唯独没有对死亡巨大的焦虑和恐惧。它是一部影片,却用泪中含笑的方式带来一次最不痛的死亡教育。


换一个视角来看待丧失:因为我还铭记,所以你还在:

而《Coco》并不只是一部拍给孩子的童话。对死亡的焦虑并不会随着年岁的增长而自然消减,相反,随着我们愈发认识到死亡的必然性、普遍性和不可逆性,我们再也没有办法用“死是多睡了一会儿”“死是被子可以挡住的幽灵”来安慰自己了。而我们长着长着,终于到了要反复面对失去的年纪了。

我时常觉得,死亡在折磨的,其实是活着的人。意识到一个与自己有着亲密联结的人离开了,仅仅只是第一步而已;此后每一次遇到与你相关的场景,譬如某人端出一盘你的拿手菜,譬如在街角的商店看到一件你大概会很喜欢的衣服,有人与你有着相似的称呼,或者偶然听到你曾经唱给我们的歌——每一次,进一步意识到你再也不会回来了,与你相关的这一切都再也不会发生了,无非是对活着的人又一次的凌迟。

那么怀念是有意义的吗?如果死真的是一了百了,你不会记得你帮我打过的蝴蝶结,偷偷藏起给我的惊喜礼物,不会记得对我说过的每一句温柔的话,那么我记得这一切又有什么意义呢?除了让活着的人痛苦,让我们辗转反侧泪湿枕巾,这些记忆的意义是什么呢?一个疼爱过我们的人离开这个世界,然后用最残忍的现实告诉我们,曾经我们之间的一切联结,都被生死的界限所隔开。他们离去,然后带走我们生命的一部分——永远,永远没有办法再完整起来的一部分。而那些记忆,似乎只是残缺的证明。

而《Coco》告诉我们,不是这样的。为什么要认为是“他们带走了我们生命的一部分”呢?其实啊,是“他们把生命的一部分寄托在了我们这里”啊。记得儿时看的绘本《阿狸·梦之城堡》中,阿狸妈妈曾这样对小阿狸说过:

“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了,你尽管再也听不到我的声音、看不到我……”

“但是你会感觉到,我在安静地陪伴着你。当你在厨房的时候,我在卧室为你打着毛衣。”

“当你在卧室的时候,我在客厅看着报纸;你在客厅的时候,我在后花园整理我的百合花。你看不到我,我却未曾远离过你。”

“你要知道,我永远爱着你。”

原来,死亡并不能隔断我们之间的联结。欧文·亚隆说:“死亡,是生命中最寂寞,最孤独的一件事情”,然而,“生命的联结,或者称之为爱,使我们有能力面对死亡”。那些爱与记忆,让生者与死者之间的联结超越了界限,成为逝者在这世界上存留过的痕迹。

死亡不是永别,遗忘才是。那些温馨、独特的记忆不是折磨生者的钝刃,而是逝者生命的证明——有了那些记忆,亡灵们才能走过花瓣桥回到人间,去看看自己还深爱的人;有了那些记忆,他们才得以继续存在,而不是消失在终极的死亡。思念与缅怀也好,眼泪与伤痛也好,那些记忆,给了逝者生命的延续。

对了,按照时间判断,米格的曾曾祖母完全不可能在活着的时候见过他,可是她仍然能和家族里的其他长辈一样,第一眼就叫出米格的名字。我禁不住想,希望真的有那样一个世界,那些离开我们的人,因为我们的思念和缅怀而与我们永远同在,一直在温柔而慈爱地注视着我们。

那可真好,我们珍藏着所有对你的记忆与爱,所以你还在。


 

———The End———

本文转自:华东师大心理健康教育与咨询中心华东师大心理健康教育与咨询中心华东师大心理健康教育与咨询中心华东师大心理健康教育与咨询中心华东师大心理健康教育与咨询中心华东师大心理健康教育与咨询中心华东师大心理健康教育与咨询中心华东师大心理健康教育与咨询中心华东师大心理健康教育与咨询中心华东师大心理健康教育与咨询中心华东师大心理健康教育与咨询中心 公众号推送

[ 关闭 ]
 
版权所有© 南京机电职业技术学院
苏ICP备09042988号
地址:南京市沧波门宝善寺路56号 邮编:211135